2018年2月

新加坡国境内的马来西亚土地

1.png

新马两国的关系非常复杂,可以说是剪不断,理还乱。

新加坡独立几十年来,国境内长期遗留着几块属于马来西亚的土地。

两国为了这个历史问题谈判了19年,从李光耀时代谈到了李显龙时代,终于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协议。

就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演讲大会上,李显龙总理罕见的在华文演讲里提到了新加坡这个华人国家在东南亚区域的内忧外患。

今天我们不谈具体房产,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看看新马两国围绕着土地问题怎么博弈,曾经属于马来西亚的几块土地现在都有什么发展。

所有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丹戎巴葛火车站(Tanjong Pagar Railway Station)

3.png
2.jpg

位于新加坡南部腹地的丹戎巴葛火车站以及沿线土地,属于马来西亚领地。 马来亚铁道公司在火车站拥有一整套的海关和移民检查系统。

这样一来,新加坡这边就出现了严重的海关漏洞。乘客在没有离开新加坡的国境以前,就可以通过铁路的检查站进入马来西亚。

 

看下面的铁道路线图,可以说是横贯新加坡南北。

李光耀在八十年代和当时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首次提到了收回丹戎巴葛火车站。

他的回忆录里是这样写得:

“过去,贩毒分子从新山乘火车到新加坡,沿途把毒品扔出窗外抛给在指定地点等候的同谋。

因此,我在1989年就告诉过马哈蒂尔,我们准备把关税和移民办事处从南部的丹戎巴葛火车站迁移到兀兰长堤新加坡这一头,在入境处检查乘客。”

“几个月后,双方终于同意,丹戎巴葛、克兰芝和兀兰的三大块主要地段将联合发展,马来西亚占60%,新加坡40%。协议要点在1990年11月27日签署,就在我卸任前的一天。”

4.jpg

然而俗话说得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国家之间签好的协议也可以不算数。

 

“签署协议三年后,达因写信给我,说马哈蒂尔认为有关协议不公平,因为它并未把武吉知马一块铁道局地段包括在双方共同发展的计划内。”

 

1997年6月,马来西亚正式写信给新加坡政府,他们改变了主意,决定海关、移民及检疫站不会搬到兀兰,全部保留在丹戎巴葛火车站。

 

于是97-98年间,新马两国高层之间火药味十足,针对火车站地址和海关问题开始了你来我往的口水战。问题就此搁置。

 

一直到了十几年后的2010年,两边的领袖李显龙和纳吉都有意向加强合作,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新马关系进入温和期,很快达成了“土地互换”协议。

5.jpg

马来西亚同意于2011年7月1日把火车站搬到兀兰,同时归还丹戎巴葛、克兰芝、武吉知马及兀兰拥有的六块土地。

丹戎巴葛火车站从此走入历史。火车站本身作为历史保留建筑将重新发展。

那段时间本地新闻天天报道,很多怀旧的民众自发拍照留恋,相信很多人还有印象。

6.jpg
7.png

新加坡政府这边谈判了19年才谈下来,可以说是志在必得,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作为交换,新加坡以位于黄金商业区价值同等的六幅地段补偿给马来西亚,包括了滨海南的四幅地段和梧槽路及奥菲亚路的两幅地段。

补偿的六幅黄金商业地段将推出新马两国合作的房产项目,60%产权属于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40%产权属于新加坡淡马锡投资公司。

 

到目前为止,这六幅地段已经开发了两个地段,推出了位于武吉士(Bugis)商业区的Duo Residences和位于滨海湾金融中心的滨海盛景(Marina One)两个商住综合项目。

 

大家可以参考一下2014版Master Plan, 这两幅地段都是最贵的白色地皮。新加坡政府为了收回丹戎巴葛火车站,也是下了血本了。

 

下图红色圈出来的是Duo Residences所在地段,是附近商业区唯一的白色地皮。全部项目包括一座五星级酒店,高级公寓和办公楼盘。

8.png

下图红色圈出来的是Marina One所在地段。位于滨海湾金融新区,面向无敌海景。

 

这个巨型项目包括了办公楼盘,零售餐饮店区,高级公寓楼盘,以及一个面向公众的生态公园。

2013年2月19日,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共同出席Marina One的设计揭幕典礼。

两国总理把Marina One项目形容为‘两国的重要合作项目’以及‘世界金融新区的标志性建筑’。 这在新加坡的房产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除去这两块已经发展的土地,新马共有的黄金商业土地还有四块待开发。将来这些土地会有怎样的发展,会不会再有波折,让我们拭目以待。

感谢阅读萝卜点评系列。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加坡万事通。最新萝卜点评文章,房产专栏每周首发。